<listing id="1xt7v"></listing>
<var id="1xt7v"></var>
<menuitem id="1xt7v"><i id="1xt7v"><noframes id="1xt7v">
首页 | 企业资讯 | 聚焦百姓 | 人物特写 | 曝光台 | 保险股 | 保险理财 | 行业资讯 | 海外动态 | 中介园地 | 保险数据 | 保险案例 | 车险资讯 | 社保资讯 |
返回中国保险网首页
    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车险资讯 > > 正文

车险综合改革即将迎来一周年 后综改时代财险业蝶变与豹变

[ 2021-09-06 16:53 ]   来源:[ 新浪财经 ]    双击自动滚频 
[字体: ] [打印本页] [关闭窗口]

原标题:后综改时代,财险业的蝶变与豹变

  商业车险综合改革,即将满一年。

  这一车险的重要改革,被认为是财险业的重要拐点。一位财险公司高管如是总结:这是大公司的分水岭,中小公司的生死线。

 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,7月车险出现了行业性亏损。这是比上半年的行业表现更加冷酷的现实。当然,7月份的表现也许还不是最糟的。

  “如今已到了车险改革的关键时刻,目前的改革远没有到位,现在改革的步伐非但不能退,还应该继续加大力度向前走。”一位资深从业者表示。

  朝前走,举步维艰;向后退,将全盘皆输;蛐碚缫恍┮嫡咚,国内财险业,已到了生死关头。

  其实,如果对比2020年财险全行业由盈转亏、综合成本率高达100.90%的情形,今年上半年整个财险业的综合成本率正在平稳下调,财务数据已不算糟糕,但是车险的颓势已掩盖不住,即便在财险举足轻重的“老三家”,车险保费也均悉数出现负增长。

  至少去年的时候,车险尚能维持正增长,虽然只有微弱的0.69%增幅。今年上半年,已经直接呈现负增长,且“老三家”的车险保费降幅甚至达6%以上。

  在车险的困局之下,各大险企今年以来进一步发力非车险。其中,财险业老大人保财险的非车险保费收入规模,首次超过了车险保费,堪称具有标志性的一幕。

  今年的车险会触底反弹吗?非车险是转型的权益之计吗?

  车险保费负增长,压力还在后面?

  早在2020年一季度,财险业的车险保费收入就已出现负增长。只是,那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,暂时延缓了车险的悲情。在那段封闭的日子里,人们闭门不出,自然也没法开车,车险赔付率因之下降,上半年甚至出现承保利润大增情形。

  沙市蜃楼般的虚假繁荣,并不可长久维系。

  2020年9月,商业车险综改开启以后,随着车均保费的下降,车险保费总规?贾毕呦陆。到2020年底,全行业的车险保费仅增长0.69%,已低于财险的总体增长率。车险在财险保费中的占比,也从保持多年的七成,降到六成,同比下降了2.21个百分点。

  在这样的底色下,今年上半年车险保费继续下降,便在行业的意料之中。

  根据银保监会发布的数据,截至上半年,财险业原保费收入7343亿元,同比微增1.75%。其中,车险保费收入3744亿元,同比下降了8.28%。整体车均保费较改革前下降17%,综合赔付率则上升了15个百分点。

  从五家上市险企来看,除了平安产险以外,其他几家的总保费收入都呈同比增长,其中,太平财险和众安保险的增速为两位数,分别为12.9%和45.4%。

  但在车险保费的表现上,五家公司则步调一致,全部为负增长,区别只在于降幅的大小。其中,人保财险实现车险保费1207.55亿元,同比下降7.8%;平安产险实现车险保费收入约890.15亿元,太保产险实现车险保费446.42亿元,同比降幅皆为6.9%。而众安保险的车险降幅则达两位数,为17.4%。

  五家险企赔付率的表现则各有不同。人保财险的赔付率同比增加71.7%,太平财险和太保产险的增速皆为两位数,平安产险的赔付率增幅则为6.9%。不过,众安保险的赔付率不升反降,降幅为7.2%。

  从费用率上来看,五家上市险企的费用率皆同比下降,其中,人保财险的费用率下降32%,太保产险下降11.9%,平安产险下降9.1%。当然,费用率的下降来自两方面,一是车险定价下降,尤其是事故率低、维修费用低的车型降价很明显。二是渠道费用减少。

  从消费者角度来说,降费有利于维护保险消费者的权益,增强对保险服务的获得感。但对行业来说,则意味着,留给中小公司的费用优势更小了,和大公司之间的手续费差价已从上百元压缩到几十块,发展空间更小了。

  车险是“管理出效益”的业务,多一些管理动作,就能挤出很多水分。车险综改后,几家保险公司的经营模式已发生了一些变化,在费用优化和管理精细化上做了一些探索。

  从上半年的情况来看,人保财险的车险业务采用以价值为导向的市场策略,倾向于低赔付率的家车险,该类车型的承保数量同比增加长12.9%,占总承保数量的比例升至80.6%,其保费占比同比升至33.1%。与此同时,严控营运车货车的综合成本率。

  太保产险和平安产险则在新能源车险的“新赛道”上发力。太保产险董事长顾越在中报发布会上透露,该公司的新能源车险保费占比,高出行业平均水平。

  在渠道建设上,人保财险则提出强化直销团队和车商团队建设,以求提升渠道效能。平安产险则借助于“平安好车主”APP,上半年累计绑车车辆突破8900万,注册用户数突破1.39亿人。

  不过,也有一些业内人士指出,虽然上半年车险保费下降,赔付率有所下降,但费用率的下降还没有完全到位,费用率的下降幅度尚不及赔付率上升的幅度,“挤水分”的空间还不小。

  比如,太保产险上半年的综合赔付率为72.7%,同比上升13.1个百分点,综合费用率26.3%,同比则下降11.9个百分点,其中,车险手续费和佣金压降明显。不过,整体上,其车险综合成本率99%,同比仍上升1.2个百分点。

  只是,问题在于,如果保费仍然持续负增长,纵观财险公司,哪怕是财大气粗的“老三家”,又能坚持多久?

  上半年已经很难,下半年的日子也许更不好过。有两道门槛需要跨越:一道是河南水灾赔付。从各公司披露的信息来看,车险占了赔付的大头。保守估计,河南的车险赔付至少也要在30亿元以上。另一道则是,随着商车综改实施后的当年有效新保单的占比逐季提升,赔付率的压力会有所增加。中泰证券(10.990, 0.33, 3.10%)报告认为,这是市场对车险业务的最大担心,赔付率的增长会压制车险的承保利润表现。

  从7月的情况来看,行业平均的车险综合成本率已达100.93%,其中,河南的车险综合成本率高达125.84%,赔付率为100.26%。

  据诸分析师以及业界人士预测,车险的效益具有一定的滞后性。年底之前,综合成本率都将是持续走高的状态,而保费增长的压力,可能要到2022年才有所缓解。因此,有财险业人士建议,车险综改还需要更进一步,比如取消各地仍在执行的最大折扣率管理,取消行业费率的“地板价”限制,进一步放开价格,压缩销售费用、挤出理赔水分等。

  相比上半年,其实下半年保险公司的压力更大。毕竟,年底要冲规模,要努力达成全年的任务指标。而这通常也是市场最急躁的时刻。如果没有足够的市场定力,可能又会回到改革前用价格战保市场的状态。

  车险改革如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前路艰难,唯有砥砺前行。

  非车险脆弱而分散的发力点

  近五年来,财险公司的非车险占比逐步提升,成为财险公司培育的新的增长点。今年上半年的情况尤其如此。

  不过, 如果与去年的情况对比,险企们在非车险上的着力点各有不同。2020年的非车险保费规模虽然激增,但效益表现却不如人意,综合成本率达104.48%,干成了一桩亏本的买卖。

  2020年全行业非车险的承?魉鸶叽188亿元,而亏损主要来自一度作为非车险的主力军的信用保证险。

  2020年业界的一个重磅新闻是人保财险信用保证保险巨亏。人保财险在2020年上半年的51.04亿元信用保证保险巨亏,在一年后变成了扭亏为盈,实现2.04亿元盈利。虽然目前仍有300亿元的融资性信用保证保险敞口有待消化,但整体来说,人保财险信用保证保险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。

  上半年平安财险收缩了保证险业务,使得该险种的综合成本率从去年同期的125.6%降到88.2%,成为其承保利润大幅提升的关键,从去年上半年的承?魉34.76亿元转为实现承保利润18.59亿元。同时,平安产险转而发力责任险,已成为仅次于车险的第二大险种。上半年该险种的原保险保费收入同比增长38.3%,综合成本率控制在99.5%。

  除了信用保证保险扭由为盈,大大改善了非车险的利润。但若要从保费上来说,则非车险的保费,主要靠健康险的拉升。2021年,健康险已迅速成为财险公司仅次于车险的第二大险种。尤其是,在各地开花的“惠民保”的承保公司里,财险公司的热情似乎比寿险公司还高。

  不过,“老三家”对于健康险的态度各有不同。健康险都不在平安产险的前五大险种之列,人保财险则发力于政策类健康险(比如大病保险、长期护理保险)和个人健康险。太保产险积极推进医保类、扶贫类及城市定制型普惠医疗等健康险创新项目,上半年健康险收入82.13亿元,同比增长70.1%,已成为非车险的首席险种。

  不过,健康险的高赔付率,一直是该业务的命门,多年来一直难以摆脱赔本赚吆喝的命运。上半年也不例外,太保产险的健康险是其前五大非车险险种中唯一承?魉鸬。人保财险的健意险(在报表中与意外险合并计算)的综合成本率已超过100%。

  那么,靠健康险来拉动非车险的保费规模,是饮鸩止渴还是权宜之计?

  虽然上半年非车险效益比上年同期有所改观,尤其是,信用保证保险具有很强的顺周期性,其效益的改善,更取决于与宏观形势和经济环境乃至信贷政策的变化。因此,下半年其表现仍存变数。

  除了以上险种,太保产险和人保财险还有一个发力点:农险。上半年这两家公司的农险增速皆达两位数,而人保财险的农险盈利情况更胜一筹。但是,从农作物的生长周期来看,在下半年的收割期往往受到自然灾害的影响。尤其是在今年雨水过多、地震不断、气候异常的情况下,对农险的赔付情况会产生不小的影响。

  如此,靠非车险能够弥补车险的乏力吗?

  至少有人不这么看。一些业内人士指出,不能寄希望于通过非车险的效益来抵销车险的负债。至少从目前来看,非车险几大险种中,还没有哪个险种可以实现保费与效益的双丰收。何况,从费用支持上,一些公司出现了“跷跷板”效应,压缩车险的费用支持的同时,加大了向非车险费用的倾斜,而这部分费用更多地流到了健康险上。

  这种费用倾斜制度,能长此以往吗?险企的非车险转型之路,任重道远。

  利润来源能否实现资负双强  

  相比保费收入的表现,上市险企们的净利润指标,可以用亮眼来形容。“老三家”的净利润同比增长近61亿,远超过行业增长的49亿元。

  不过,资产端和负债端,对于利润的贡献还未达到持续的平衡。人保财险上半年的承保利润增长了2.4%,平安产险的增幅高达117.4%。连众安保险也在上半年首次实现承保盈利,从上年同期的承?魉2.63亿元,转为承保盈利0.49亿元。不过,太保产险的承保利润却出现负增长56%的情况。

  细析各家上市险企的利润来源,大幅增长的投资收益成为利润的主要贡献者。比如,太保产险的投资收益同比增长23.5%,人保财险的总投资收益同比增长37.8%,适时把握了市场操作机会。太平产险上半年净投资收益同比增长24.7%,一个主要原因在于抓住资本市场波段操作的机会,在高位兑现了浮盈。而平安产险的投资收益表现却表现为1.1%的负增长,与其承保利润的巨幅增长形成鲜明对比。

  中泰证券报告认为,市场对车险业务的最大担心在于,下半年车险的赔付率的压力会有所增加,从而压制商业车险的承保利润表现。亦有分析师指出,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车险综合改革对综合成本率的影响大于预期。

  车险综合改革即将迎来一周年。在后综改时代,车险能否发生蝶变?非车险能否豹变?现在,我们仍在拭目以待。

    打印本页  [关闭窗口]  
相关新闻:
· 车险综合改革施行近一年 5家财产险公司车险保费收入平 · 财险“三巨头”受车险影响保费增速均放缓 新能源汽车 · 太保产险上半年车险收入同比减少6.9%至446.42亿元 综 · 新能源汽车超600万车主再迎福音:专属车险产品即将面 · 车辆安全统筹互助风险激增引来监管关注 货车保险投保 · 9月起北京地区全面实施车险投保实名缴费 有力遏制市场 · 零跑汽车公布7月上险量榜单 小鹏汽车品牌上险量为7732 · 国寿财险西双版纳州中支被?20万元 涉及车险理赔内 · 9家上市险企上半年保费收入均已出炉:车险保费仍承压 · 保险行业将针对新能源汽车推出专属保险条款 保障范围
保险秘书
最新文章
 聚焦百姓
 人物特写
 曝光台
 保险股

Copyright © 1997-2018 China-Insurance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本网凡所涉及保险条款的内容仅供参考,并均以投保当时的保险合同为准。

企业资讯 | 汽车 | 科技 | 消费 | 教育 | 房产 | 游戏 | 商机 | 保险公司 | 股票 | 聚焦百姓 | 人物特写 | 曝光台 | 保险股 | 保险理财 | 行业资讯 | 海外动态 | 中介园地 | 保险数据 | 保险案例 | 车险资讯 | 社保资讯 | 产品速递 | 财经新闻 | 保险评述 | 基层信息 | 配资 | 商讯 | 证券 | 上市公司 | 股市 | 港股 | 银行 | 基金 | 理财 | 债券 |
网信彩票在线登录